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最后一个失踪的少年:晋城杀人案(2)
发布时间:2019-11-12        浏览次数:        

  回村常住的张永明甚至跟住在附近的二哥家也不打交道。村里人告诉记者,张家的关系很疏离,嫁出去的大姐几乎就没人见过,到呈贡做上门女婿的大哥也很少回来。张永明的母亲打二儿媳妇打得很厉害,所以张永明的母亲在世时,二哥家就不再跟张家来往了。两年前张永明的二哥过世,张永明都没到二哥家去看看。

  前几年张永明在河埂上开荒种地,建冷库征地分了钱之后,他明显心不在焉了,责任田只种了3分,周围全都荒着,这在种蔬菜收入还不错的南门村很少见。他偶尔会接零活,村民告诉记者,路边的树长得高会挡住蔬菜的光,农民就给他50块钱让他把树砍掉。因为他坐过牢,他砍树工作人员不会来追究。但是,给人帮忙种菜的活计他就不干,“他说自己无儿无女,不用管那么多,钱够花就行”。村民告诉记者,许多时候,村民不是看见张永明提着象棋往城里走,就是看见他站在田地附近公路边上无所事事。

  晋城镇在地理位置上处于一个三岔口,镇中心旅店、商铺林立,车辆、行人熙来攘往,比县政府所在地的昆阳镇热闹许多。当地一个在公安系统工作的人告诉记者,这里的毒品很多,吸毒的人一多,治安就不好。别的镇上都是派出所,这里的级别是晋城分局。采云伟的表哥告诉记者,就在失踪案成立专案组之前,镇上的枪还响过。前后跨度4年、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失踪淹没在当地乱糟糟的各种刑事治安事件中,甚至失踪孩子的家长分别到派出所反映张永明的嫌疑也没有得到重视。

  李玉东的儿子李汉雄走入河埂上的玉米地之后就再也没了踪迹。他经常徘徊在失踪地,试图感受孩子留下来的气息

  “2010年12月一天晚上21点半,我们村里一个孩子下晚自习回家,张永明在背后用皮带勒住这个孩子。这孩子反应很快,逃脱出来跟他厮打,对面一个孩子听见声音跑出来帮忙,两个人一起把他按在地上。家长报了警,张永明的解释是跟孩子闹着玩,最后只花31块钱看了一下病。”李玉东告诉记者,他听说这件事情的第二天一大早赶在那个孩子上学之前就到他家里了解情况。“我听孩子把过程说了一遍,怕孩子乱讲又听他父母讲了一遍,然后马上到县城的昆阳派出所反映情况。派出所信访部门的一个女警官接待我们说,人家已经做完笔录了,什么事情都问清楚了。”李玉东从昆阳回来没有回家,转到晋城派出所又去了解了一遍。“警察说张永明当时是因为喝酒喝多了。”谢顺生也给派出所打过电话。他家附近的一个孩子放学经过谢海俊失踪的路段,张永明让孩子帮忙抬木头,孩子一低头张永明就用皮带勒住脖子往后拖。“我反映这个情况一个礼拜之后,又给派出所打电话问查得怎么样。派出所告诉我,查了,这人是个神经病。”谢顺生说。

  韩家的长子长孙韩耀跟家里人的性格是两样,韩耀的姑妈韩林告诉记者,韩家人脾气都很暴躁,唯有侄子性格又温柔又听话。“他晚上做好饭后不大声喊我吃饭,拨我手机,响一声就挂掉,然后站在窗口做一个吃饭的动作。我有时候不耐烦顾客,他还让我态度好一点。”韩耀的母亲告诉记者,今年的生意不好做,韩耀安慰母亲自己上班3年之后,母亲就能享福了。

  韩耀的工作是同学介绍的,正式上班之后的第一个工程是在晋城镇汽车配件城。韩耀的宿舍在公路边靠近鑫云冷库的位置,距离工地步行需要20分钟,上下班公司有车集体接送同事。4月25日早上到工地之后,经理让韩耀回宿舍取资料来给工人算工钱。韩耀大约9点钟回到宿舍,休班的同事跟他借了身份证去上网,9点半同事离开宿舍时,韩耀还没有出门。宿舍正门临近公路的摄像头里没有韩耀出宿舍的影像,他从后门出来选择穿过山坡上小树林的近路。晚上22点,公司的经理和同事遍寻韩耀没有找到之后,打电话告诉韩耀的家人,韩耀失踪了。这一天,19岁的韩耀才正式工作11天。

  韩耀的母亲和姑妈带着亲戚在鑫云冷库周围搜寻。“我当时随口问了树林附近的人家,附近有没有孩子失踪的,他们就说有,告诉我们大约都是哪几个孩子。”韩林说。韩家人就赶紧到派出所报案。“警察跟我们分析,孩子也许是跟家人怄气出走,也许是找女朋友去了。他们说周围孩子失踪是乱说,他们都不知道,我们怎么会知道。”韩耀的母亲说。韩林告诉记者,韩耀的性格不可能跟家里怄气,也没有女朋友,他一定是出事了。单靠我们家的力量大海捞针怎么找,必须依靠警方。韩家人分头寻访附近走失孩子的家庭,为了作为给警察反映情况的证据,还用手机录了音。

  韩家人找到采云伟、陈涛和谢海俊的家长时,几个家庭都是濒临崩溃,家长们早无心思种地,憔悴,不到40岁已经白了头发。最早失踪的李汉雄是独生子,父亲李玉东跟计生部门签了协议,又生了一个孩子,协议规定如果李汉雄在5年之内回来,就要交超生罚款,如果5年还找不到可以不交。李汉雄的弟弟已经3岁了,李汉雄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晚上21点半,韩家人带着搜集的资料再次到派出所反映情况,接待他们的民警说,领导们正在开会让他们等等。“等到半夜12点半,我上三楼去厕所,看见他们正在吹牛根本没有开会。”韩林说。韩林的弟弟跟警察发生了冲突,韩家人把冲突的过程也录了音,派出所的指导员让他们把录音删掉,连白天收集的失踪家长录音也都一起删掉了。双方冷静之后,民警安慰韩家人,他们会去找韩耀的,可能过几天韩耀就回来了。

  韩家人的寻找没有停止,他们把搜集的失踪孩子照片、基本资料设计排版成一张联合的寻人启事,先是发微薄,后来又找当地媒体报道。同时,通过自己家的渠道追踪到了韩耀身份证在晋城镇的两家网吧出现过。“我们找警察一起去网吧,结果发现是韩耀的同事在用,当时我都恨不得打他一顿,韩耀出事了他手里拿着韩耀的身份证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反过来想,我们都知道追踪身份证,如果警察真的在找,怎么还是被我们领去的呢?”韩耀母亲说。焦急的韩家人甚至去求了算命的。“我们4月28日早上去的,说韩耀是被控制了,让我们5月5日再去,5日去的时候那人就说不收我们的钱了,人找回来也没有用,五脏六腑都没有了找回来干什么。”韩耀的母亲告诉记者,韩家人当时都很生气,要等韩耀回来时再找算命的算账,但是她心里预感到儿子非常危险。

  5月3日,晋城镇少年连环失踪的消息通过媒体和网络广为传播,韩家人带着好几个记者到鑫云冷库周围采访,晚上回到昆明吃过晚饭,6个警察找上了门,告诉韩家人昆明公安局已经立案了,不要担心。5月9日,失踪男孩采云伟的父亲给韩林打电话,晋城张永明家正在挖尸体,赶紧过来看一看。

  张永明家外面已经被围得人山人海,警察用10公斤规格的塑料袋往外拎东西。“最开始拎出来的两袋是衣服,后来挖出来的东西都是用毛巾包着,或者用黑色的旅行袋装了。”谢顺生说。韩林告诉记者,韩耀是刚失踪的,挖尸骨跟他家没关系,看了一会儿他们就回了昆明。晚上昆明公安局的副局长打电话给韩耀的妹妹,让她带着一起去找韩耀的妈妈。“他一进门就告诉我们,韩耀死了。家里人哭成一团。我们提出想看韩耀的尸体,他们说,太晚了已经下班了。”韩耀的母亲说。警察离开韩家之后打电话给韩耀的叔叔,让韩家人不要看尸体了,韩耀的尸体没有找全。

  在张永明的家里警察挖了4天,菜地里又挖了3天,一直守在外面的谢顺生告诉记者,他亲眼看见两把筛子和一个泡沫箱,筛子把土都过掉之后,剩下的就是骨头,都不超过5寸。张永明的菜地跟鑫云冷库隔着公路,站在冷库楼上的窗口就能看见张永明菜地上颜色鲜艳的编织布。周围虽然车来车往,但是路面繁忙,噪音大,车上的人很难注意到外面的事情,在公路两旁开阔的山坡上、田地里,很少见到行人通过,看似繁华的路段却让人感到后背发凉。

  失踪少年的地理坐标从鑫云冷库转为张永明的菜地。韩耀已经确定遇害,其他几个家长心里很忐忑,他们每天聚在一起,等待消息,抱团取暖。5月27日下午,官方公布了失踪案告破的消息,张永明一共杀了11个人,警方正在联系遇害者家属。到记者发稿时为止,谢海俊、采云伟、陈涛已经确定被害。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三联生活新媒体整合旗下三联生活网(、移动客户端(中读、三联生活节气)、松果生活三大平台,秉承倡导品质生活的理念,提供优质新媒体内容与服务。

  2017年10月2日三联生活周刊第40期杂志,封三广告内容所提到的“法云安缦酒店行政主厨裴建亮”更正为“法云安缦酒店兰轩餐厅行政主厨裴建亮”,特此声明。